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古代规模最大的奴隶起义斯巴达克斯起义度哥世界之最

发布时间:2019-12-04 11:46:42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古代规模最大的奴隶起义 斯巴达克斯起义

古罗马不断向外发动战争,掳掠人口作为奴隶,奴隶也因此被称之为“会说话的工具”。最悲惨的是角斗士,他们被迫在角斗场上手握利剑匕首,相互拼杀供奴隶主观赏。

斯巴达克思是巴尔干半岛东北部的色雷斯人,被罗马人俘虏后成为角斗士,他鼓动伙伴们说:“宁为自由战死在沙场,不为贵族老爷们取乐而死于角斗场。"于是,公元前73年,世界古代史上最大的一次奴隶起义一斯巴达克思起义爆发了。

70个起义的角斗士们在维苏威火山上安营扎寨,许多逃亡奴隶和农民纷纷前来投奔,很快队伍发展为约1万人,并多次战胜罗马军队,最壮大时达到7万人。

在优势兵力的罗马军队围攻下,起义军最终于公元前71年在卢卡尼亚全军覆没,6000名俘虏被罗马人钉死在从罗马城到加普亚一路的十字架上,斯巴达克思也壮烈牺牲。

1.1 背景

公元前3世纪后期统一了意大利半岛的罗马共和国在进入公元前2世纪之后,为了开疆拓土仍不断发起对外战争。其中包括在北非进行的第三次布匿战争、在希腊进行的马其顿战争、在小亚细亚进行的米特拉达梯战争、与叙利亚的塞琉古王朝之间进行的罗马叙利亚战争、在西班牙行省进行的努曼提亚战争(英语:Numantine War)等。这些战争使得罗马军团长期在外征战,而其中构成罗马军事力量核心的重装步兵主要是由拥有罗马市民权的罗马共和国公民组成的。这些罗马公民在战前大多从事中小型自耕农,是国家的经济基础力量。随着战事的延长,他们无法再继续农业耕作,逐渐与土地分离,成为了职业军人。

同时,以罗马元老院阶层以及骑士阶级为代表的罗马富裕阶层逐渐并购了上述土地,并建立起大土地所有制。由于受到当时法令的限制,元老院成员不得将对外战争中获取的资本投入商业经营活动,因此他们只能转而投资于坎帕尼亚等意大利半岛中部的土地。而骑士阶层虽然不受法律约束,可以将大量资金投入商业活动,但他们往往也倾向于投资传统而且稳定的郊区农地。作为土地上的廉价劳动力,有产阶级从已经征服的高卢、日耳曼尼亚、色雷斯等地大量输入奴隶[注释 1],从而迅速建立起了所谓大土地所有制(日语:ラティフンディウム)。

纵观古罗马发展史,奴隶作为廉价的劳动力,始终是罗马经济的主要推动力之一。通过与外国商人的奴隶贸易以及将战俘或征服地居民卖作奴隶,罗马的劳动力可以源源不断地增加[3]。这些奴隶中有小部分被当做侍从或者佣人使唤,但大多数都被派至矿山、西西里以及意大利南部的大农场从事生产[4]。

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奴隶受到的压迫是惨无人道的。根据罗马法律,奴隶只是财产,而非自然人。奴隶主对奴隶的虐待、伤害甚至杀害都不受法律限制。尽管奴隶从事的工作各不相同,但大多数奴隶都被强迫在最艰苦的农场和矿山从事严酷的体力劳动[5]。

当受到残酷压迫的奴隶集中在一起后,就往往容易引发暴动或者叛乱。公元前135年和公元前104年,第一次奴隶战争以及第二次奴隶战争都在西西里爆发。许多希望逃离奴隶生活的人在叛乱组织者的领导下,集合成数万人规模的起义军。对此,元老院虽然花费了数年的时间才予以镇压,但仍然未将奴隶起义视为威胁共和国存亡的重大隐患。这主要是由于意大利本土尚未发生奴隶叛乱,因此政治家们并不认为奴隶会构成对罗马的根本性威胁。然而随着第三次奴隶战争的爆发,元老院的这一观念终于被证明是错误的。

1.2 起义爆发

在公元前1世纪的罗马共和国,角斗士比赛是最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为了培养适合比赛的角斗士,意大利各地建起了多所角斗士训练所[6]。在这些训练所里,战俘以及从奴隶市场买来的奴隶和自愿参加的一部分罗马公民成为角斗士,学习各类格斗的技巧。战绩优越的角斗士会赢得财富和荣誉,同时其训练师也会从中获利。但另一方面,即使在奴隶阶层中,角斗士也仍属于最低等的类别,训练师也被视为与妓院主人类似的最低贱的职业。尽管在比赛中落败的角斗士虽然并不一定会被处死,但侥幸赢得数场比赛后获得自由的几率仍非常小,大多数角斗士的悲惨命运并不会发生改变。

起义领袖斯巴达克斯(Spartacus)是一名出身于色雷斯的角斗士奴隶,当时隶属于坎帕尼亚卡普亚的巴蒂雅图斯(英语:Lentulus Batiatus)所拥有的角斗士训练所。关于斯巴达克斯的来历,史家众说纷纭。普鲁塔克认为他是色雷斯的马伊杜伊族人[12],但阿庇安却说他原本是罗马军团的一名色雷斯兵,之后因成为战俘而被卖作角斗士。弗罗鲁斯的记载则更为具体,他说“斯巴达克斯出身于色雷斯的枚迪族,在米特拉达梯战争中成为本都王国一方的雇佣兵。当枚迪族与罗马议和之后,他成为了罗马军中的一名辅助兵,但之后却投入了反对罗马的战斗。在被罗马军俘虏后,被卖作奴隶,送至卡普亚的角斗士训练所”[2]。近代历史学家蒙森还认为斯巴达克斯是博斯普鲁斯王国的色雷斯系王族后裔[2][14]。另外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史料中提及的斯巴达克斯出身的色雷斯(Thraex)并非一个民族,而是角斗士的一个类别(所谓的色雷斯角斗士(英语:Thraex))。

公元前1世纪前后,南部意大利的坎帕尼亚盛行角斗士比赛,其中最早的角斗士训练所就在卡普亚附近。卡普亚的巴蒂雅图斯训练所里关押了许多高卢人和色雷斯人的角斗士,其遭受了严酷的剥削和压迫[17]。公元前73年,200名角斗士奴隶密谋脱逃,当计划被告密者泄露后,约70名奴隶带着厨房的菜刀和铁制烤串等[18]武器从训练所逃走,并从路过的马车上抢到了角斗士使用的武器和铠甲[注释 4]。重获自由的角斗士们推选斯巴达克斯以及两名高卢人(克雷斯和奥爱诺马乌斯)为首领。

逃犯们经过战斗,击退了卡普亚派来的小股军队。他们耻于使用角斗士配备的武器,所以改用从对手处缴获的武器。对于从训练所逃走后的经过,史料记载不一,但基本上一致认为,逃犯们在卡普亚附近掠夺民宅,并不断吸纳周边的奴隶以扩充队伍,并在维苏威火山里建立了据点。

1.2.1 法务官率军讨伐失败

当时的暴乱发生地坎帕尼亚是许多罗马富人权贵的庄园所在地,因此这场叛乱立即引起了罗马政府的警觉。当最初政府并没有将其定性为一场武装暴动,而只是作为大规模的治安恶化来处理。

但到了下半年,罗马政府认为必须镇压叛乱,于是派遣一名法务官率讨伐军平定[注释 7]。法务官盖乌斯·克劳狄斯·格拉柏尔(英语:Gaius Claudius Glaber)虽然集结了3,000名的队伍,但这些士兵并非正规的军团兵,而是紧急征召的民兵,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罗马人在起初并未将这场暴乱视为战争,而只以为是盗贼土匪的袭击而已[21]。格拉贝尔的部队将奴隶们包围在维苏威火山中,并封锁了通往山区的唯一一条道路。这位指挥官以为奴隶军在围困中必将难耐饥饿,因此计划等待叛乱者下山投降。

奴隶军虽未受到军事训练,但他们发挥了极大的创造性,面对罗马军使用了一步奇招[22]。为了突破格拉贝鲁的包围,斯巴达克斯的部队从维苏威火山的斜坡上利用树藤等制作绳索和梯子,偷偷地从罗马军背后的山崖爬下,发动奇袭,一举歼灭了毫无防备的罗马军队。

于是,第二支由法务官帕博利乌斯·瓦力尼乌斯率领的讨伐军再次被派往镇压叛乱。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指挥官将军队分成两部,分别由弗利乌斯和柯西尼乌斯率领。普鲁塔克在史书中提到弗利乌斯部兵力为3000人,其余部队的兵力以及是否为正规军团兵这些都不详。第二次讨伐军也仍然没能逃脱失败的命运,柯西尼乌斯战死,而瓦力尼乌斯被生擒,罗马军的装备也都被奴隶军充作战利品。

经过这两场胜利,当地以放牛人和放羊人为主的大批牧人奴隶都投靠在斯巴达克斯麾下,起义军人数扩充至约7万人。公元前73年到72年的冬天,起义军为了训练新兵和整备部队,将袭击范围扩大至诺拉、诺切拉(英语:Nocera Inferiore)、图里(英语:Thurii)以及梅塔庞托(英语:Metapontum)等地。

当然,起义军也并不是毫无损失。起义军的初期首领之一奥爱诺马乌斯在后来的战役记载中再未出现,因此被推测已经战死。 1.3 起义军的成分与目的

关于斯巴达克斯起义军的规模,各种史籍中的数字都不尽相同。从占领南意大利开始到沿半岛北上为止的鼎盛时期,兵力达12万人到20万人,而到了战败前,起义军总人数可能已经超过了30万人[28]。起义军中包括角斗士、牧人奴隶(放牛人和放羊人)、逃脱的奴隶(家奴和农奴)、手工业奴隶、贫农、萨莫奈的底层民众、慕名而来的自由民以及罗马军团的叛逃士兵[29]。其中,农奴占了军队人数的大多数,到了后期,斯巴达克斯开始禁止接收罗马军团中的叛逃士兵。从民族成分来看,起义军包括了日耳曼人、凯尔特人(高卢人)、斯科特斯奇人(英语:Scordisci)、色雷斯人以及意大利人(自由民和奴隶),至于其他希腊、叙利亚等地的东方奴隶以及西班牙和非洲等地的奴隶并未被史料提及。

据阿庇安记述,奴隶起义军军纪严明,对于俘获的战利品或者掠夺来的物品都平均分配,并且禁止私人占有金银等财产。另外,根据撒路斯提乌斯的描述,斯巴达克斯也严格禁止了滥用暴力和抢劫等行为。 123下一页

济南摩擦试验机的价位

济南液晶显示环刚度试验机采购

电子拉力试验机直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