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6-(XINWE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9:36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夜启天倒是识趣,见她想静静,也就乖乖跟侍从下去。

她不动声色地望着夜启天被侍从带离,素指掩在袖中早已紧握成拳,冲着偌大的殿堂唤道:“夜雪阑,你到底还要骗我多久?”

夜雪阑其实在母子俩一进宫就已感知。

魔宫乃他意念所化,稍有变化他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只是没想到自家儿子这么快就将她领回家,他欣喜地不知如何面对她,干脆躲了起。

他是魔神,这辈子做事都是堂堂正正的,唯独在面对她的时候,老偷偷摸摸的。

“云儿你……”夜雪阑见躲不下去,只好老老实实地站在她跟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垂下头,等着她的训斥。

天姩云眸眶酸涩,如她所料,这个男人骗了她。

她苦笑,嘴皮翕动,难过地道不出半个字,泪水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滚滚淌落。

许久,她才开口道:“是不是我不问,你就永远这样躲着我?”

夜雪阑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他哪里想躲她,他想她想得都快疯了,只是不知如何与她说,怕她生气撅嘴走了,再也见不到她。

见他不语,天姩云心里的怒气越发滋长,“好!很好!那你就继续这样躲着!”

说时转身要走,夜雪阑心一慌,忙追上,冷不防,将她拥进怀,道:“云儿我错了!”

他伏在她肩头,眶里不时有水珠滑落,一滴又一滴,无声地濡湿她的衣领。

天姩云一怔,竟瞧见他哭了。

忽觉心情大好。她想这辈子怕是没人能让这位无法无天的魔神大人掉流泪吧!

“哈哈!你也会哭鼻子!”她笑出了声,极不淑女地用手肘捅了下他的胸膛。

夜雪阑吃痛地放开。

她捅的地方恰好是他断肋骨的地方,这一放开,他便无力地倒下,面色白的吓人。

天姩云吓一跳,忙将他扶起,检查他的伤势,见他并没有什么伤着,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忙三两下解开他的衣袍,却见他心口往下一寸的地方,有道极长的血疤。

那疤看似并非这几日才有,只是不知为何,这么久了都不见好。

蓦然间,她想到古书上提到的“断骨续魂”,心提到了嗓子眼:“你用了断骨续魂术!”

夜雪阑没有否定,只是无力地用手撑着地面缓缓坐起。

他此时衣衫大敞,露出玉石般的胸膛,倒极是妖魅惑人。

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逸出道道红艳的波光,浅浅一笑,如同漫天桃花飞舞,极容易让人乱了心智。

“妖孽!”

天姩云心跳加速,突然后悔解开他的衣裳,让自己陷入尴尬。

“妖孽你还看!”他被她的羞赧逗笑,却没将衣裳整理,任它随意的披散。

“启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姩云撅嘴怒言。

虽然已断定夜启天是她的孩子,但她仍想听他亲口说。

“他是你的孩子!你怀上他时,因为你是仙,他是魔,你修为不够,抵不了那万千魔气,我担心你魂魄被魔气吞噬,所以不得不逼你拿掉他。我知道你不会肯的,所以我就借说娶紫樱让你自动退出,可你执意不肯放手,我只好出手……”

“在你走后,我想这终是我欠你的,这孩子是你的命根,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救回他,所以我用了断骨续魂术,将他养在魔莲里……”

“这些事,当年为何不与我直言!”她不敢置信地望着他。

如此看来是她误会了他,这二百年来也不知他怎么过的。这断骨续魂术极难好,难怪他看起来这般虚弱。

她心疼他,忙将他按坐在地,要为他疗伤。

他拒绝道:“没用的!这二百年来,我翻篇了所有古籍也没找到方法! ”

天姩云看着他,隐隐觉得他还有事瞒着自己,比如说夜启天身上的魔气如何不见了,难不成他会说遗传,她不才信。自古仙魔结合出来的,只会是半仙半魔,没有完全是魔或是仙的,除非用禁术替孩子洗髓。

“你替启天洗了髓,所以他一出生就有了天阶以上的功力!”

夜雪阑见什么都瞒不过她,只好闭嘴不言。

“疯了么!又是断骨又是洗髓,你真当自己是万能的神,不想活了!”她又气又恼。

这个不知心疼自己的家伙,害她当年那般绝然地离去。原来那一刻他最痛的是他自己,因为他是魔才害了自己。所以他才给孩子洗髓,让夜启天彻底摆脱魔道。

“夜雪阑你个傻瓜!”

她伏在他肩头抽泣。

他伸手用尽全力,将她抱得紧紧,似要将她拧入自己的身体内,让她成为他身体一部分。

蓦然间,唇上一暖,天姩云脑袋作闷,他的吻已深深压下,辗转缠绵而又不舍……

躲在大殿暗处的夜启天见自家爹娘终于亲上,忙用手捂住眼。

非礼勿视!

笑得小嘴合不拢,见一旁的侍从呆呆地看着,又冲侍从道:“过几天就有小弟弟小妹妹出来了吗?”

那侍从是妖所化,年纪长不了夜启天几岁,他哪里懂得这些,开口道:“多亲亲应该会有的!”

“那太好了!以后有人陪我玩了!矣,不对,我好像也亲过娘亲的!”

那侍从一脸纳闷。

难道不是这样的?

两人还想多看一些,却见眼前一团迷雾,不知何时夜雪阑已在主殿设了结界,彻底将这两个高瓦数的电灯炮屏蔽。

“什么都看不到!”

老爹也太不厚道了!夜启天叹气,随后拉着那侍从窜到别处去玩。

主殿内,春光无限,一对男女横在榻上,喘息不止。

“你不是说病了吗?怎还有这么旺的精力!”只听女人眉头紧拧道。

“是病了啊,就是因为病得太久,才急着要发泄!”男人低笑。

他都成头号禁**欲男神了,好不容易等她回来,不战个八百一千回合哪对得起自己。

男人乐得偷笑。

身下的女人板起俏脸道:“听说你殿里挂着某个女人的画像?我怎没瞧见一张!”

“哎呦!这孩子怎这般多嘴,简直就是扯他老爹后腿啊!”

“切,别拿儿子当借口,那些画呢?”

“明儿再看吧!办正事要紧!”

“你……唔……夜雪阑,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夜雪阑低笑,是还有一事,他若说了,她定劈了他。

其实天姩云长得跟她娘莫寒烟很像,起先他摸不清自己的感情,以为自己一直爱得是莫寒烟,直至天姩云伤心离去,他才渐渐摸清自己的感情。

自始自终,他爱得唯有这个叫天姩云的女人,她不是替身,她是他唯一的爱!

---- 作者寄语:荼蘼花开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哈,晚上来得及就发一章天齐灏的故事哈!

福建片石拱形护坡模具高铁拱形护坡模具高速拱形护坡钢模具材质

高埗亚克力回收价格

工地通道闸机价格金科密源类型多样

特色正骨推拿培训佛山正骨培训班一对一教学

长沙加湿搅拌机价格粉尘加湿机粉尘加湿搅拌机搅拌设备厂家

梅州市蕉岭县专业代写标书的公司代做投标书价格

三焊缝土工膜焊接设备热板焊接机价格

佛山h型钢加工h型钢批发h型钢柱h型钢生产厂家

10吨随车吊多少钱一台青海小型随车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