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3:02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屠欣不好意思咬着唇皮说:“不去哪,这不是正到处找你!矣,这门还真开了!”

施沐宸不觉幽幽叹起气:“你刚都看到了!”

屠欣瞧着施沐宸的神色似乎不那么开心,莫非这门有门道?

比如说锁魂门,平日用来关押鬼魂,只有到了规定时间这门才会开启。不过这种门一般是让鬼魂进出的,一过时辰又会自动关起。

人若进了锁魂门,便会永远被关在那个空间里,直至肉身熬尽,化为一缕幽魂。

屠欣不想瞒他,“这么说,就算这门开了,我也走不了是不?”

施沐宸顿时沉默,片刻后又说:“也不完全尽然!”

不过眼前确实不能,唯有等他完成心愿,带走屋中的煞气才可以。

“找我有事?”

施沐宸想到正事,不由问她。

他站在她身旁,衣袂翩翩,一头银发映在水晶灯下越发的苍白显目。

屠欣瞧着他那满头银发,不觉有些心痛。

她不知自己这感觉打何而来,反正就是心间堵得慌。

施沐宸被她瞧得很不自在,以前的屠苓可不敢这么瞧他,她虽然也望他,不过都是眸光锁定一会就转移开。哪像眼前的她,这般地大胆放肆。

施沐宸不由感叹,如今这外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这女子怎变得这般不矜持?

屠欣哪里知道,自己这么盯着人家瞧,会给对方造成这么大的心力压力。她理清情绪,想起找他的目的。

“那个李思萍你还记得吧?”

施沐宸点头,他与李思萍的恩怨可不是一点半点,又怎会忘记她?当年若不是李思萍暗中使了诡计,也不会让屠苓那般误会自己,让一切无法挽回。

“记得!”施沐宸轻声应道。继而一愣,隐隐有股不安,又说:“你见过她!”

屠欣把刚刚李思萍在窗外的事说了出,只是没提那包药粉。

施沐宸适才幽幽松口气。

“离她远些!千万别放她进屋!”

说时便要离去,屠欣觉得他好似神色不对,隐约觉得他很疲倦,却又有种不打破沙锅问到底誓不摆休,又唤住他:“她是怎么死得?”

施沐宸神色顿时黯淡,望着晶亮的水晶灯,思绪不觉飘回生前,幽幽开口叙说。

李思萍与施沐宸结婚后,一直得不到施沐宸的爱,她心不甘又不免起疑。

她发现施沐宸对自己的妹妹施沐翎不是一般的好,这种好超越了兄妹之情,却隐约饱含着男女之情。

不觉是个惊天秘密。

一天晚上,施沐宸醉酒回来,李思萍便计上心来。

所谓酒后吐真言,她倒想探个究竟。

于是她翻着花样引诱施沐宸,果然施沐宸将她当成了施沐翎,又吻又啃地,还被他连连唤着小翎,李思萍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第二日,趁着施沐宸不在府,她进了施沐翎的房间。施沐翎尚在午睡中,李思萍静静地瞧着施沐翎,真想伸手掐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可她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在这对狗男女得到教训之前,她得看好自己的脑袋。于是她寻着话与施沐翎搭。

天真的施沐翎以为施沐宸只是找上了其他女人,果然神色有几分失落。

中了李思萍的圈套,不免让她得意,对他们间事也就确信几分。

后来李思萍又发现,施沐宸时不时带施沐翎去他自己的屋子。她便暗中遣人跟踪,拍了许多照片,其中不乏两人亲吻相拥的照片,气得她真想撕了施沐翎。

兄妹乱仑,这若传出去让人笑谈不耻。

李思萍刚想有所行动,却听说施沐翎要嫁给自己的表哥莫玮尧了。

李思萍想,这样也好,两人只要分开,于她大有好处。

哪知施沐宸在施沐翎的婚宴上喝得酩酊大醉,回来后又当她是施沐翎,对她一番羞辱。她不堪此辱,发誓一定要报复这两人。

只不过李思萍失了机会,施沐宸自动请缨上了前线,施沐翎自出嫁后便显少回家。李思萍的计划一拖再拖,终于等到施沐宸凯旋回府,身边却多了个叫屠苓的女人。

那女人长得与施沐翎有七八分相像,后来才知这名字竟是施沐翎的本名。李思萍醋意大起,几次三番前往施沐宸的官邸大闹,甚至还把那女人叫出来训斥。

李思萍告诉那女人。说她们都是同病相怜,施沐宸不过当她是施沐翎的替身。

那女人在风尘中摸滚多年,做惯了皮肉生意,这回被人包养,感激人家还来不急,哪里会介意做别人替身。

李思萍气不打一处,觉得这女人不过是个替身,跟她较劲没什么意思,也就不在管她。

李思萍又收买施沐宸身边的副官,趁着施老爷寿宴,与那副官好好计划了一番。

李思萍料到施沐宸会与施沐翎在寿宴上相见,便让人在施沐宸的车上动了手脚,哪知施沐宸竟将车借给了莫玮尧用,这才酿成那场悲剧。

事后李思萍也曾后悔,毕竟莫玮尧是她的表哥,之前还一直暗恋过她,只是她如今走到这一步,已然没有回头路,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终于李思萍的计划得手。

施沐翎失了丈夫和女儿,不堪打击选择了自杀。李思萍得到消息,真觉大快人心,不免暗自偷笑。

可这样的得意并没持续多久,施沐宸已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那副官不堪重刑,将事情托盘而出。施沐宸怒气冲冲地回到施府,却见他已是一头银发,这更惹得李思萍大笑。

冲着施沐宸说:“活该!把自己弄成这样!居然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女人和女儿,施沐宸你终于得到了报应!”

施沐宸冲她咬牙切齿,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从二楼直拖到后花园。

在那里,李思萍看见了用菟丝花围成的花床,那花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施沐翎,吓得面色煞白。

施沐宸说,只要李思萍跟施沐翎把事情说清,他便放过她。

李思萍却不从。

李思萍认为施沐宸想得太美。

她若将真相说出,便可得到施沐翎的原谅,灵魂得到救赎,可她自己呢,谁又来救赎她的灵魂?

所以她宁可死也不肯说出真像,她要让施沐宸给她陪葬。

施沐宸一怒下,一刀砍下她的头颅……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还有几章这个故事接近尾声,感谢亲们一路来的陪伴,今日到此了哈!

吕梁工业车间工业大风扇

求购水泥发泡器水泥发泡机有限公司

遇埋注浆管批发龙岩注浆管厂家

超铖化肥斗式提升机粮食输送提升机加工定做

桥头锡条高价收购

武陵区植筋加固公司

推荐山西CPVC电力管安装具备什么条件

明装盒压螺母自动机广西接线盒自动装配机价格

咽炎吃新鲜铁皮石斛铁皮石斛鲜条禁忌铁皮石斛有什么药用价值

管道黑漆、汾阳堂直供管道黑漆质量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