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白发遮住脸庞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32:38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白发遮住脸庞(图)

上工来,两拨人交换了掌子。丑子和大洋驴一伙人干劲倍增,信心十足地干起来。相比之下,田有这伙人却有些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田有在核桃般粗细的金矿脉里采到一把金矿砂,叫完了一碗金儿,招呼人们过来看,鼓励大伙儿说,这条矿脉的含金量,一点儿也不比咱们原来掌子里的差,别跟霜打了似的,振奋起精神来,沿着金矿脉追。  田广和说,含金量是不差,可谁知道追多远才能放槽呀?田有说,啥时能放槽,谁也说不准,这就要看有没有福气了。  田有带着伙计们追着金矿脉凿掌子,干到快收工时,再次打通一条废巷道,这对他们来说已习以为常。田有和儿子广和走进废巷道里探个究竟,发现了一些生锈的铁锨、尖镐等采矿工具,这想必是当年日本鬼子开矿时遗留下的。父子俩拎着电石灯,沿着废巷道继续往里走,来到缓坡处,发现一只轮胎底的鞋,轮胎底依然黑亮黑亮的,而布鞋帮已烂得不成样子。  田广和说,我好像记得,爷爷走失那天,穿的就是这样一双轮胎底的鞋。田有听了很惊讶。当年,他还在破嘴山做工,所以老爷子走失时的穿戴,儿子比他清楚。但在那个年代,村里很多男人都穿这种用废轮胎做的鞋,怎么敢肯定这一只就是老爷子穿的呢?可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是老爷子的鞋,说明他曾到过这里。老爷子走失在密密麻麻如蜘蛛网似的废巷道里已整整十年了,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田有始终也解不开的一个心结。  晚上,田有做了个梦,朦朦胧胧梦见父亲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急切地呼喊着,可他却怎么也听不清父亲喊话的内容,急得他激灵一下子醒了。  第二天上工时,田有来到路边那块刻有“田字葫芦”的石头上,努力回忆梦里的情景。父亲似乎就是站在这里,可又觉得不像。父亲站得很高,身旁浮动着不知是浓烟还是云雾。父亲到底想要跟他说什么?老人的祭日快到了,也许是冥冥之中在给儿子提醒,别忘了给他烧纸吧。  进入昨天打通的废巷道里,田有在对面岩壁上找到了伸延过来的金矿脉。但岩壁下码放着一堆废石头,只有把这些废石头清走,才可以继续凿掘掌子。然而等搬开石头,却发现下面埋着十多听军用罐头。人们撬开几个罐头,与不久前发现的那批罐头一样,有青豆的,有熏鱼的,有牛肉的,也有蜂蜜的。而且大都保存完好,味道鲜美。这次,田有没有让人们把罐头埋进石头堆,而是装进帆布口袋,准备带回家。  侯子明和田广和回到原来掌子里取大锤、钢钎等工具。侯子明猫腰去拿一根撬棍,下意识地通过叉开的双腿向后面看去,只见有个白毛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白衬衣白裤子白胡子,耷拉下来的长长白发遮住整个脸庞,吓得他一阵哭爹喊吗地乱叫。田广和问,你瞎叫唤啥呀?侯子明哆哆嗦嗦地说,我、我看见一个白毛人。田广和举起电石灯照了照,不见有任何活物,责怪侯子明看走眼了。侯子明躲在田广和身后,说这回绝对没有看走眼。田广和说,你要没看走眼,那白毛人在哪儿呢?说完,拿着工具走了。侯子明捡起撬棍追上去,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隐约看见不远处有个白毛人。侯子明揉了揉眼睛,再一看,白毛人却又不见了。他怀疑自己真的看走了眼,再也不敢瞎嚷嚷。 (40)(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

战警大国崛起无限绿币版

问鼎封神

勇者之歌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