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儿童网络游戏大潮涌来成人社会准备好了吗

发布时间:2021-01-20 18:40:29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当全社会还在为成人网络游戏的存废争论不休时,摩尔庄园、奥比岛等一批专门定位儿童的网络游戏网站已经开门揽客,且生意兴隆。这不仅加重了社会对未成年人网络成瘾的担忧,而且折射出构建安全健康的网络环境的诸多缺失。

现象:儿童网络游戏潮悄然蔓延

在北京上小学四年级的张昊天最近神秘了许多。原来酷爱户外活动的他,现在一到周末就独自一人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忙个不停。好奇的父母凑上去想看看究竟,结果发现频繁出现的四个字:摩尔庄园。

在许多父母眼里还很陌生的摩尔庄园,已经在众多孩子心里扎下了根。从2008年5月上线至今,这款中国最早的儿童网络游戏已经有注册用户3000万。在庄园里,像张昊天一样的小玩家们化身一个个小摩尔,当起了虚拟世界的主角。进入庄园后,各种虚拟形象装扮、互动游戏着实令人眼花缭乱。而小摩尔们似乎有干不完的事:为自己选择新衣服,布置小居室,可爱的小宠物需要照顾,田里的蔬菜需要播种收获,还要去餐厅打工挣钱……

摩尔庄园并不是一个简单个例。2007年末,只有两年历史却已拥有70万付费用户,超过1200万活跃用户的美国儿童虚拟社区“企鹅俱乐部”,被迪士尼以7亿美元收购。这一商业神话立刻激醒了大洋彼岸的创业者们。不到两年间,中国儿童网络游戏市场迅速膨胀。

2008年9月27日,定位为6岁至14岁年龄段儿童动漫游戏“奥比岛”正式上线,目前注册用户超过4000万,活跃用户900万。之后“盒子世界”“海底世界”“WaWaYaYa时空港”“明星派”“尼奥宠物”等产品相继面世。

今年暑假,开发摩尔庄园的淘米科技公司推出了第二部网络游戏——赛尔号。给淘米科技投入500万美元的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表示,低龄网民很可能是互联网下一个金矿所在。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公布的数字,中国19岁以下人群的网络渗透率达到了35%。

记者登录摩尔庄园看到,该游戏的充值卡售卖点规模庞大,北京、上海、广州三地超过600家,并对当地的中小学校形成包围之势。在中国,商业利益驱动下的儿童网游圈地运动已经开始,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向孩子群体大举铺开。

担忧:儿童网游能免疫成人网游的痼疾吗?

快速崛起的人气加上相似的游戏设置,使得媒体圈更愿意把摩尔庄园之类的网游称为儿童版“开心网”,但淘米公司对此并不认同。“我们完全不同于‘开心网’和大多数成人网络游戏。我们的游戏里没有升级的概念,也不是为了交友,主要是靠剧情小任务和小游戏来驱动孩子们的体验,相当于一部小孩子们一起参与的动画片。”淘米科技媒介公关部的曲元元对新华社记者说。

曲元元说,摩尔庄园里有很多素质教育环节,比如设立了警察、消防员、教师、医生等职业,获取每一个职业都要经过考试。比如现在甲流流行,我们就会在医生职业的考试中加入预防甲流的知识。这样让孩子在娱乐中掌握社会规范和生活常识。

对此,各方在承认儿童网游教育作用的同时,也表示了担忧。学生家长莫文红说,和以前的超级玛丽、坦克大战等游戏机不同,现在的儿童网络游戏,通过剧情发展和身份包装,已经把小孩子牢牢地绑定在游戏里了。一旦开始,就要一直持续下去。处于身心发展阶段的孩子,自制力差,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目前中国10岁以下网民总数在300万人左右,今年8月份公布的《小学生互联网使用行为调研报告》显示,中国上网小学生中有“7.1%”是“网瘾用户”,有网瘾倾向的约占5%。随着互联网的快速普及,中国未成年人的网瘾问题已不容忽视。

为了消除家长担心,不少开发商都在儿童网游中设定24点关闭服务器,每45分钟提示一次应该保护眼睛。“但是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游戏,小孩子玩了摩尔庄园还要玩赛尔号,还有奥比岛,都想尝试一下,孩子的身体怎么承受得了?”莫文红说。

在中关村专门开发上网行为管理软件的巫柳春说,用户黏性是互联网产品的生存基础,网络游戏的盈利模式就是依靠充足的吸引力,把普通用户变成活跃用户,再变成付费用户,而且形成稳定的使用习惯。

北京市消协法律顾问邱宝昌说,目前我们对网络游戏的监管并不到位,相关社会制度也不完善。在竞争的挤压下,发端于健康教育理念的儿童网游也完全有可能像成人网游那样逐渐走味,甚至给下一代带来伤害。

出路:和谐网络需要全社会共同来构建

接受采访的专家和家长大多认为,互联网时代,儿童上网的趋势难以阻挡,而和谐网络环境的建设迫在眉睫。

中国政法大学青少年犯罪与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艺军说,在中国参与的儿童权益国际公约中,我们已承诺“儿童利益优先”,但我们是否真正做到了?中国已经成为青少年网瘾头号大国,但我们对未成年人网络成迷问题的研究却很滞后,网瘾的界定和标准迟迟难以出台,导致社会认知混乱、家长无所适从。归根到底是,我们成人社会还没有真正把孩子的利益放在首位,多考虑社会的责任。

邱宝昌认为,目前政府对整个网络游戏产品的监管还处于口号倡导阶段,缺乏法律操作手段支撑。随着市场不断细分,新产品的层出不穷,政府监管也应及时跟上,不能缺位。与成人玩家不同,儿童正处于身心发育阶段,缺乏独立的判断能力,因此对儿童网游的使用时间和内容,应该在市场准入时就严格把关。

对于家长一律阻止孩子接触网游的做法,同样被专家认为是不理智的。有教育专家指出,家长应该认识到,家庭教育对中小学生网络使用行为有着非常重要的引导作用,一旦走向极端,不管是过分放纵还是过分的限制,都容易造成孩子网络迷恋现象。不妨争取与孩子做网友,一起参与到网络游戏中,家长多了解一些,孩子上网的安全性就会大大提高。

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科主任陶然说,构建和谐健康的网络环境需要不同部门配合努力,除了加强家庭教育的研究和宣传,还应该反思我们的应试教育和社会单一价值评价体系,让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良好衔接,减少孩子依赖网络的诱因。

亮剑三国安卓版

旺彩双色球怎么下架了

南县棋牌

笑傲红尘回合制竞技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