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浆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灰浆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前燕大将慕容翰之死又一场皇室内讧导致的悲剧

发布时间:2020-12-25 04:41:30 阅读: 来源:灰浆泵厂家

前燕大将慕容翰之死:又一场皇室内讧导致的悲剧

慕容翰(?―344年),字元邕,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西北)人,鲜卑族,前燕武宣帝慕容廆庶长子,前燕文明帝慕容皝长兄,十六国时期前燕将领。慕容翰勇武善射,足智多谋,深受父亲慕容廆的器重和宠爱,授以杀敌陷阵的重任。

咸和八年(333年),慕容廆去世,其弟慕容皝继位,统治辽东。慕容翰因遭慕容皝猜忌,于是投奔鲜卑段部。后来又回到前燕。咸康八年(342年),献计击败高句丽。 建元二年(344年),又打败鲜卑宇文部。慕容翰在此战中身受射伤,长期在家卧床养伤,后来伤情痊愈,在家中试着骑马。有人告发慕容翰假称有病却私下练习骑乘,怀疑他想作乱。慕容皝虽然仰仗慕容翰的勇悍和谋略,但心中终究有所忌惮,于是下令赐死慕容翰。

击败宇文

慕容翰性情勇武豪放,足智多谋,臂长过人,善于射箭,体力超群。其父慕容廆很器重他的奇才,托付给他杀敌陷阵的重任。慕容翰率领军队行进征伐,在所过之处建立功勋,威声大震,远近敌人都惧怕他。

太兴二年(319年)十二月,东晋平州刺史崔毖当时镇守辽东,他自认为在中原很有声望,多次派遣使者招纳百姓,但无人前来。而百姓却大多归附慕容廆,崔毖心中不服,怀疑是慕容廆扣留了百姓,于是联合高句丽、鲜卑段部和鲜卑宇文部共同攻打慕容廆。

三国军队进攻棘城,慕容廆闭门固守,派遣使者单独用牛和酒犒劳宇文部。高句丽和段部怀疑宇文部与慕容廆勾结,各自率军撤退。宇文部首领宇文悉独官说:“高句丽和段部虽然回去,我要独自攻取慕容廆。”

宇文部士卒有数十万,营寨相连有四十里。慕容廆派人从徒河(今辽宁锦州)征召慕容翰。慕容翰派遣使者告诉慕容廆说:“宇文悉独官倾国来犯,敌众我寡,易于智取,难以力敌。现在城中的军队,已足以防御,我请求作为外面的奇兵,伺机攻击,内外同时发兵,使他们惊骇而不知道如何防备,这样一定能打败他们。如果现在把兵力集中在一处,他们便能专心攻城,没有其他顾虑,这不是合适的对策。而且这是向民众表示内心的怯惧,恐怕还没作战士气就要先丧失了。”慕容廆犹疑不决。辽东人韩寿对慕容廆说:“宇文悉独官有侵凌进逼的志向,将领骄纵,士卒疲惫懒惰,军队组织松散,如果使用奇兵突然发难,在他们没有防备时实施攻击,这是必定取胜的策略。”慕容廆这才采纳慕容翰的计策,让他留在徒河。

宇文悉独官听说慕容翰留在徒河,说:“慕容翰素来以骁勇果敢闻名,现在不进城,或许会成为祸患,应当先攻取他,城里不足为患。”于是分出数千骑兵攻击慕容翰。慕容翰得知此事,派人假扮成段部的使者,在路上迎住宇文悉独官的骑兵,对他们说:“慕容翰长久以来就是我心头之患,听说你们将要进攻他,我们已严阵以待,你们可以快速前进。”使者离开以后,慕容翰立即出城,设下埋伏等待宇文部的军队。宇文部的骑兵见到使者,大为高兴,骑马驰行,不再防备,进入了伏击圈中。慕容翰突然攻击,将他们全部俘获。又乘胜进军,同时派遣密使告诉慕容廆,让他出兵大战。慕容廆令第三子慕容皝和长史裴嶷率领精锐士卒为前锋,自己统领大军随后。宇文悉独官原先没有设防,听说慕容廆来了,大惊,倾巢出战。两军前锋刚刚交战,慕容翰率领千余骑兵从旁侧直冲入宇文悉独官军营,纵火焚烧。宇文悉独官的士卒都惶恐不安,不知所措,结果大败,宇文悉独官只身逃脱。慕容廆尽数俘获他的士众,缴获到皇帝玉玺三纽。

崔毖听说宇文部兵败,心中恐惧,让他兄长之子崔焘到棘城假装祝贺。正巧高句丽、宇文部、段部三国使者也来请和,都说他们本来并不想与慕容部为敌,是崔毖让他们这么做的。慕容廆让崔焘见三国使者,执刀相对,崔焘害怕,低头臣服。慕容廆便让崔焘回去对崔毖说,投降是上策,逃跑是下策。并带兵随后而行。崔毖于是带着数十骑弃家逃奔高句丽,部众全部投降慕容廆。

同年,因高句丽多次侵扰辽东,慕容廆让慕容翰、慕容仁率军讨伐。高句丽国王乙弗利迎上请求缔结盟约,慕容翰、慕容仁这才率军回师。

镇守辽东

太兴四年(321年)十二月,东晋朝廷赐封慕容廆官爵,允许他设置官府机构、委任官员。慕容翰虽为慕容廆长子,但因其母出身微贱,只是慕容廆的一个普通小妾,而慕容皝的母亲段氏是慕容廆正室,于是慕容廆立慕容皝为世子,调任慕容翰镇守辽东,让慕容仁镇守平郭。慕容翰安顿抚慰汉人、胡人百姓,对他们恩威并重;慕容仁也追随效仿慕容翰。

慕容翰在镇守辽东时,高句丽不敢前来掳掠。慕容翰善于待人接物,喜爱儒学,从士大夫到军中士卒,无不乐于跟随他。

出奔段部

咸和八年五月初六日(333年6月4日),慕容廆去世,慕容皝继任其位,统治辽东。

慕容翰与慕容皝同母弟征虏将军慕容仁,都勇悍而有谋略,多次建立战功,深得人心;慕容皝幼弟慕容昭,多才多艺,都受到慕容廆的宠爱。慕容皝妒忌他们,慕容翰叹息说:“我从先父那里接受任职,不敢不尽力,幸好仰仗先父的在天之灵,所向披靡,这是上天助我国,并非人力所为。但别人却说这是我的力量,以为我具有杰出的才能,难以制服,我怎能坐以待祸呢!”同年十月,慕容翰和儿子出奔段部。段部首领段辽平素早就听说慕容翰的才能,希望收为己用,所以非常宠爱、看重慕容翰。

未胜返回

咸和九年(334年)二月,段辽派军队袭击慕容部属地徒河,未能取胜。段辽又派兄弟段兰和慕容翰共同进攻柳城(今辽宁朝阳西南)。柳城都尉石琮、城主慕舆泥合力拒守,段兰等未能取胜,只好退军。段辽发怒,痛切地斥责段兰等人,严令他们攻取柳城。段兰等人休息二十天后,又增添兵力来进攻。士卒都穿上重重战袍,用盾牌保护,架上云梯,四面同时进攻,昼夜不停。石琮、慕舆泥的防守也更加坚固。杀死段兰的士卒一千多人,段兰等人始终无法取胜。慕容皝派慕容汗和司马封奕等人共同援救,慕容皝告诫慕容汗说:“敌人士气正盛,不要和他们争斗以决胜负。”慕容汗性格骁勇果敢,让一千多骑兵为前锋,直赴柳城。封奕劝阻他,慕容汗不听。结果和段兰在牛尾谷遭遇,慕容汗的军队大败,死亡过半。封奕整顿阵列尽力苦战,所以才免遭全军覆没。

段兰想乘胜穷追,慕容翰害怕就此灭亡自己的国家,劝阻他说:“作为将领,应当慎重,知己知彼,不到万全的时候不能妄动。现在敌方的偏师虽被挫败,但主力还未败。慕容皝狡诈多谋,喜欢深藏不露,如果他亲自统帅举国士众抵御我们,而我们孤军深入,寡不敌众,这是危险的作法。况且接受君命的时候,正是想得到今天的胜利,如果违背君命冒进,万一失败,功劳和名望全部丧失,有什么脸面回去面对君主!”段兰说:“这些人被擒已成定局,没有别的道理,你只是忧虑趁势灭亡你的国家罢了!现在慕容仁在东边,如果进军真能实现愿望,我将迎接他充当国家的继承人,终究不会有负于你,让宗庙绝祀的。”慕容翰说:“我既然投身依附,就没有再返回的道理。故国的存亡,和我有什么相干!只是想为贵国出谋划策,并且珍惜你我的功名罢了。”于是命令自己所辖部众,准备独自返回,段兰不得已,随从他共同返回。

北奔宇文

咸康三年(337年)九月,慕容皝建立前燕政权。十一月,慕容皝因边境屡遭段辽侵扰,于是派遣扬烈将军宋回向后赵称臣,并以其弟宁远将军慕容汗到后赵当人质,乞请后赵发兵讨伐段辽。后赵皇帝石虎谢绝慕容汗为人质,遣送他返回,与慕容皝秘密约定明年会合讨伐段辽。

咸康四年(338年)正月,慕容皝派都尉赵槃前往后赵,打听军队出征的日期。石虎准备攻击段辽,招募骁勇善战的士兵三万人,全部拜授为龙腾中郎。适逢段辽派段屈云进攻后赵的幽州,幽州刺史李孟后退保守易京。石虎便任命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率领十万水军由漂渝津(今天津东)出发;又任支雄为龙骧大将军,姚弋仲为冠军将军,率领步兵、骑兵七万人为前锋,前往讨伐段辽。

咸康四年(338年)三月,赵槃回到棘城。慕容皝领兵攻掠令支(今河北迁安西)以北的许多城镇。段辽准备追袭他,慕容翰说:“如今后赵军队在南边,应当集中力量抵御,却又要和慕容皝相斗!慕容皝亲自为帅前来,士卒精锐,假如万一失利,又怎么能抵御南边的强敌呢!”段兰发怒说:“我前次被你所误,以至于成为今日的祸患,我不再上你的当了!”于是率领手下现有的全部士众追击。慕容皝设下埋伏等候他,大败段兰的军队,斩首数千人,掳掠民众五千户、畜产数以万计返回。 段辽因段兰已经战败,不敢再迎战,带领妻子、宗族和当地豪强一千多家,放弃令支,逃奔密云山。临行时拉着慕容翰的手哭泣着说:“没采纳您的建议,自取败亡。我固然是咎由自取,让您丧失安身之处,我为此深感惭愧。”慕容翰向北投奔宇文部。

逃归前燕

咸康六年(340年)正月,宇文部首领宇文逸豆归妒忌慕容翰的才能、名望,慕容翰便佯装癫狂,终日酣饮,有时躺着就大、小便,有时又披散头发,大声歌呼,跪拜乞食。宇文部人都看不起他,对他不再检视省察。慕容翰因此可以来往自由,把宇文部的山川形势,都默记在心。慕容皝因为慕容翰当初并非叛乱,是因为心有猜忌才出逃,虽然居住别国,但经常悄悄地为前燕打算,于是派商人王车到宇文部经商,借此观测慕容翰的心意。慕容翰见到王车,不说话,只是捶击胸部颔首而已。慕容皝说:“慕容翰想回来了。”又让王车去迎接他归来。慕容翰拉弓的力量达三石多,箭身尤为长大,慕容皝为他制造称手的弓箭,让王车埋在道路旁边,悄悄告诉慕容翰。

二月,慕容翰偷出宇文逸豆归的名马,携同两个儿子到路边取出弓箭,上马逃归。宇文逸豆归派骁勇骑兵一百多人追赶,慕容翰说:“我长久客居他国,现在想回乡,既然已经上马,就再没有回去的道理。我过去每天佯装痴呆欺蒙你们,其实我以往的技艺并未丢失,你们不要逼迫我,那是自寻死路。”追来的骑兵小看慕容翰,径直奔驰而来。慕容翰说:“我长久居住在你们国家,心存依恋之情,不想杀死你们,你们离开我一百步把刀树立起来,让我用箭射击,如果一发便射中,你们便可以返回;如果射不中,你们便可以前来抓我。”追来的骑兵解下佩刀插在地上,慕容翰射出一枝箭,正中刀环,追来的骑兵四散逃走。慕容皝听说慕容翰到来,大为喜悦,对他的礼遇很优厚。

计伐高丽

咸康八年(342年)十月,慕容皝迁都龙城。 当时前燕与高句丽相邻,慕容皝常常畏惧高句丽乘虚而入,视高句丽为心腹之患。慕容翰便对慕容皝说:“宇文部强盛日久,屡次成为国家的忧患,现在宇文逸豆归篡权夺国,群情不肯依附。加上他性情见识都平庸昏昧,所用将帅没有才能,国家没有防卫措施,军队没有严密组织。我长久地居住在他们国家,熟知地形。他们虽然依附远方强大的羯人,但声威、力量都远不可及,对救援没什么帮助。现在如果攻击宇文部,定是百战百胜。不过高句丽与我国近在咫尺,对我们常有窥探的心志。他们知道宇文部灭亡后,祸患将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必定会乘虚而入,袭我不备。如果留下少量兵力,不足以守御;多留军队则又不能攻克宇文部,这是我们的心腹之患,应当先行除去。我观察高句丽的力量,我们可以一战而胜。宇文部是自己保守自己的人,一定不会到远方来与我国争夺利益。攻取高句丽后,回过头来攻取宇文部,就易如反掌了。这两个国家被平定后,我们便可以尽得东海之利,国富兵强,没有后顾之忧,然后就有可能图谋中原。”慕容皝于是采纳慕容翰的计策。

前燕军准备进攻高句丽。当时通住高句丽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北道,地形平阔,一条是南道,地势险要狭窄,大家都想走北道。慕容翰说:“高句丽据常情忖度,必定认为我军会走北道,肯定是重北而轻南。大王应当率领精兵由南道攻击,出其不意,高句丽都城丸都(今吉林集安西),唾手可得。另外派遣偏师由北道进发,即使遭受挫折,但他们的腹心已经溃败,四肢便无能为力。”慕容皝于是再次采纳慕容翰的计策。

十一月,慕容皝亲自带领四万精锐士兵从南道进发,命慕容翰与其子慕容霸(慕容垂)为先锋,另外派遣长史王寓等率领兵众一万五千人由北道进发,征讨高句丽。高句丽国王高钊果然派遣兄弟武率领精兵五万人在北道迎战,自己带领羸弱的士兵防备南道。慕容翰等人最先到达,与高钊交战,慕容皝率领大军陆续赶来。左常侍鲜于亮独自同数名骑兵先行冲击高句丽的战阵,所到之处高句丽军均遭挫败。高句丽的军阵骚动,前燕大军乘势攻击,高句丽军队大败。左长史韩寿斩杀高句丽将领阿佛和度加,各路军队乘胜追袭,于是进入丸都。高钊独自骑马逃跑,轻车将军慕舆泥追击,抓获高钊的母亲周氏和他的妻子后返回。适逢王等人在北道与高句丽的军队作战,均遭败绩,因此慕容皝不再穷追高钊,派使者招安高钊,高钊躲藏不肯出来。 慕容皝准备返回时,又采纳韩寿的计策,发掘高钊父亲高乙弗利的陵墓,收缴府库中历代积累的财宝,掳获民众五万多人,焚毁高句丽王的宫室,又毁坏丸都城郭,然后返回。

建元元年(343年)二月,高钊向前燕称臣。 同月,宇文逸豆归派丞相莫浅浑率兵进攻前燕,前燕众将争着迎击,慕容皝不允许。莫浅浑认为慕容皝畏惧自己,酣饮纵猎,不再设防。慕容皝命慕容翰攻打莫浅浑,莫浅浑大败,仅仅独自幸免,士众全被俘获。

遭忌赐死

建元二年(344年)二月,慕容皝亲自带兵攻打宇文逸豆归,任命慕容翰为前锋将军,刘佩作他的副手; 分别命令慕容军、慕容恪、慕容垂及折冲将军慕舆根率领军队,分三路同时进发。

宇文逸豆归派南罗城主涉夜干统率精兵迎战,慕容皝派人急速告诉慕容翰:“涉夜干勇冠三军,应当稍稍避让。”慕容翰说:“宇文逸豆归尽数出动国内精兵交付给涉夜干,涉夜干素来有勇悍的名声,被他们全国所仰仗。现在我战败他,他们的国家便会不战自溃。况且我熟知涉夜干的为人,虽有虚名,其实容易对付,不应当避让他,这会挫伤我军的士气。”于是前进接战。慕容翰亲自出马冲击敌阵,涉夜干出阵应战,慕容垂从侧面截击,于是斩杀涉夜干。宇文部的士卒见涉夜干被杀,不战自溃。燕军乘胜追击,于是攻克宇文部的都城紫蒙川(今辽宁朝阳西北)。宇文逸豆归逃跑,死于漠北,宇文部由此离散灭亡。慕容皝尽数收缴他们的畜产、物资、钱财,把宇文部五千多个村落迁徙到昌黎(今辽宁义县),开辟国土一千多里。把涉夜干原先居住的城镇改名为威德城,让兄弟慕容彪戍守,然后班师回国。

慕容翰在攻打宇文部的战役中虽然取得胜利,但因交战时被乱箭射伤,便长期卧床养伤,不出家门。后来伤情逐渐痊愈,在家中试着骑马。有人告发慕容翰假称有病却私下练习骑乘,怀疑他想作乱。慕容皝虽然仰仗慕容翰的勇悍和谋略,但心中终究有所忌惮,于是下令赐死慕容翰。慕容翰说:“我当初负罪出逃,后来又返回,今天死亡已算晚了。不过羯族寇贼占据中原,我不自量力,原想为国家荡平、统一宇内。这一志向不能实现,我死了也会遗憾,这就是命运吧!”随即饮毒药而死。

杭州市神经病性关节病医院

拉萨市疳翳医院

湖北省震水音医院

内蒙古淋巴细胞性间质性肺炎医院